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禽流感促进欧亚医学合作拟联合培养年轻科学

2019年03月01日 栏目:体育

图为德国杜塞尔多夫海涅大学医学院梅·尤亨教授 2011年2月中旬,应邀来到了德国杜塞尔多夫海涅大学医学院医学统计学研究所所长梅·尤亨(MAU

图为德国杜塞尔多夫海涅大学医学院梅·尤亨教授 2011年2月中旬,应邀来到了德国杜塞尔多夫海涅大学医学院医学统计学研究所所长梅·尤亨(MAU Jochen)教授位于克雷菲尔德市的家中。热情的梅教授将请到了宽敞明亮的会客厅,面对着落地窗外早春新雨滋润过的草地,围绕着他那跨越欧亚的医学合作梦想畅谈起来。 欧亚合作的重要性 简单介绍之后,梅教授并没有马上切入欧亚医学合作的主题,而是拿出了一张世界地图,与讨论起海岛文化与大陆文化的区别。梅教授说:“从历史上发达国家对南美洲,非洲和亚洲的殖民,

禽流感促进欧亚医学合作拟联合培养年轻科学

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航海国家乘船渡海而来,打赢了就掠夺金银,打败了就乘船逃跑。这是典型的海岛文化,它们与亚非的交流是单向的,重在索取,而且不用考虑被殖民地的反击,因为当地很落后,造不出可以渡海作战的轮船。而反观欧亚大陆,你来我往,大家是邻居,居住在同一片广阔的大陆上(梅教授谓之曰‘长陆大里’),国家和民族间的交流是双向的,必须考虑后果,这是大陆文化的特点。” 梅教授接着谈到了中国目前的国际环境,包括中俄合作和上海合作组织的重要作用。当委婉的表示这似乎与医学合作没有关系时,梅教授微笑着指着中国地图说了一连串的比喻:“我不能游过海洋,但我可以走过大陆;你不能游过太平洋,但你可以走到莱茵河;老虎不能在海里跳跃,只能在陆地上奔跑;竹子不能在太平洋里生长,它只能生长在陆地上”。恍然大悟,原来梅教授是在解释同为大陆人,放眼于跨大陆联合而不是跨水域联合的重要性。 接下来,梅教授向详细讲述了在这片广阔的大陆上,大家共同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梅教授将欧亚大陆视为同一片土地。千年的民族迁移、军事扩张和丝绸之路留下了至今仍可追寻的遗传痕迹。梅教授说:“2005年候鸟禽流感疫情引起了世界高度关注,原因就在于候鸟的常规迁徙路线可以从亚洲一直延伸到德国东北部的吕根岛。这充分说明医学统计研究必须将整个欧亚大陆综合起来考虑。而这也正是杜塞尔多夫海涅大学医学院医学统计学研究所重点关注欧亚大陆的两个大国——中国和俄罗斯的原因。” 宏伟的健康合作计划 从2007年开始,梅教授一直致力于规划设计一个横跨欧亚大陆的健康合作计划。梅教授认为,对更高水平健康的需求以及在欧亚大陆重新开始蔓延的疾病要求人们为“北起北海,东至黄海”的健康体系寻求相关的对策。为应对这一挑战,医学界应横跨欧亚大陆,开展更加广泛的国际合作,进一步发展预防和医疗服务分工合作的科学概念。梅教授希望在欧亚大陆范围内选取一些有关键节点意义的城市,然后在这些城市的医学院校机构间建立科研合作战略伙伴关系,大力促进医学人才的培养,从而在医学和生命科学领域实施与欧亚人口健康密切相关的科研和发展规划。 梅教授将这一宏伟的医学合作计划命名为“横贯欧亚大陆的健康和医学研究”。经过近4年的酝酿和筹备,梅教授已经联系了俄罗斯和中国的多所大学和医学科研机构,首次相关国际会议“欧亚跨洲医药卫生合作大会”已于2010年11月22日至26日在德国杜塞尔多夫举办。2011年的会议将在俄罗斯的萨马拉(Samara)召开,2012年则移师中国的上海。 梅教授为EARTHMed做了2010年至2025年的规划,并笑称这仅仅是“3个5年计划”。他列举了该计划的诸多目标,其中一个是疾病的地域差异,比如多发性硬化。然而,给留下深印象的是“系统生物学方法”。梅教授说,“精确的模拟整个人体系统很困难,但这一模型的用途十分广泛,在新药测试和宇航研究中的应用仅仅是它用途的一小部分。” 谈到合作计划的资金来源和期限,梅教授表示,该合作计划的一个特点就是各国研究中相对独立的执行能力,同时可以从合作中获益。他将组织中国、俄罗斯和德国的同行形成有统一方法学的专业团队,为联合研究并训练年轻人才拟定具体的研究计划,然后向各自的政府或基金会申请研究经费,研究成果完全属于具体的研究者及其所属机构,大家定期召开国际会议交流探讨。用数学方法模拟人体系统,并用计算机预测人体对暴露因素及干预反应的合作计划可能会延续超过50年。 重要的是给年轻人创造机会 表示这么长的合作计划似乎对梅教授已没有太多实际意义。梅教授淡定地说:“重要的是给年轻人创造机会。就像一座大厦,我们绘了草图或打了地基,剩下的就可以交给年轻的科学家,至于以后怎么建造或终建成什么样,那就看他们的努力了。在这样一个大的项目里面,来自几十个学科的两代年轻人可以找到他们为之奋斗终生的事业。” 两个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采访结束之前,请梅教授谈一谈与中国多年合作的感受。梅教授略为沉思后说:“中国近年来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科研经费也增加很多,但在医学方面还缺少大的项目来促进整体研究的进步。不少科研人员过于重视眼前的经济利益,眼睛只盯着美国,没有自己长远的研究规划,这对国家的未来很不利。中国可以将发达国家的整个工厂买下来搬回去,但工厂管理的理念和工人多年工作中积累的经验是买不到的。在科学研究领域也一样,中国的科研人员必须脚踏实地靠自己,通过两三代研究人员的努力来积累这样的宝贵经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