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公司越大越是如此

2019年03月20日 栏目:美食

潘乱写了一篇雄文叫腾讯没有梦想,写的非常精彩,里面很多论点也都非常有道理(尤其是关于组织和人员等部分),但从商业逻辑角度,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潘乱写了一篇雄文叫腾讯没有梦想,写的非常精彩,里面很多论点也都非常有道理(尤其是关于组织和人员等部分),但从商业逻辑角度,我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腾讯没有梦想》这篇文章质疑腾讯“正在丧失产品能力和创业精神,变成一家投资公司”,是一家“没有信念,不能明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东西”的公司,所以在很多层面都只是忙于“应对”。

但我认为,做一家企业应该想明白的是哪些东西是自己的核心能力和业务,是一定不能放手的,而哪些是可以放手,不会对公司有本质影响的。

公司越大越是如此。

《腾讯没有梦想》这篇文章的核心问题就是忽视了这点。

在这篇文章里,潘乱说腾讯在搜索/微博/电商/信息流/短视频/云等核心战场不断溃败,这里很多是事实,但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而且说起来可能有点伤,那就是腾讯一向如此啊。

要知道,腾讯从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尝试自己做搜索和电商,就没成过,后来的很多问题也只是延续而已。(就好像Google从头到尾都想做社交,也没成过一样)

但是,腾讯的nature是社交公司、是游戏公司,是靠做增值业务赚钱的公司。所以说,腾讯在很多其他方面一直在应对或败退,这是事实,但你看但凡涉及到社交和游戏这两件事的时候,腾讯什么时候有过丝毫松懈?

现在如果有一家公司出来说我要把社交做起来,哪怕见到一点苗头,腾讯一定举全公司之力把那家公司干死,我相信这件事不会有任何人怀疑。

那对于游戏业务来说呢?正如中企之前的一篇文章所写:

但如果涉及到游戏这样的主营业务,腾讯一般要求控股或者收购。2008年,腾讯以投资形式获取《英雄联盟》开发商Riot Games 22.34%的股权,三年后增资并持股92.78%。2015年底,腾讯宣布全资收购Riot Games 100%的股权。这样的投资轨迹在游戏领域并不罕见。2016年,腾讯还斥资86亿美元从软银手中买下芬兰手游开发商Supercell,这是腾讯史上一笔并购。

你看,这就叫明白什么是自己的立命之本,什么是自己不能放手的核心业务。

说白了,退一万步说,资讯或短视频没做起来又如何,头条之前又不是没有百度,而腾讯一直还是那个腾讯。

再举一个例子,围绕社交搭建生态对于腾讯来说是不是重中之重?是。所以,在支付(或小程序)这件事上,腾讯何时不坚决过,何时没有创新,何时没有信念了呢?

能在短短几年内,把支付从零做起,到隐隐超过支付宝之势,这就是大智慧和大信念。

所以,说腾讯没有信念(或梦想),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是坚决不同意的,甚至我觉得是洽洽相反的。腾讯正是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太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才看起来在很多时候都没那么激进。

而且,说阿里没看到用户下沉我可能还信,说腾讯没看到我是不信的。所有的用户和数据都在上,腾讯是开了天眼一样的存在。

First mover isnt whats important — its the last mover. Like Microsoft was thelastoperating system, and Google was thelastsearch engine.

正如上面Peter Thiel曾经说过的安全有效的减肥产品
,很多时候,先发优势往往并不是重要的,后发优势才重要。尤其对于腾讯这样的巨头来说,完全可以先观望,再投入。这就好像美团现在才进入打车市场一样。

所以,基于此,腾讯早期确定的两点核心能力“流量”和“资本”,在我看来再正确不过。

这里要尤其注意的是,腾讯所讲的不是一般的流量,而是“社交流量”,是源源不断的流量池,而不是像其他绝大多数公司一样的需要从外面买量才能得到的。所以哪怕头条系现在流量紧追腾讯,但还是有质的区别,所以哪怕信息流这条产品线上腾讯输了也不是那么要紧。

社交流量是的也是本源的流量,未来整个中国互联的私域流量可能都在腾讯手上。

所以,对于腾讯来说,短视频做不做的起来是次要的,短视频里面能不能长出来社交才是的核心。如果抖音上有丝毫能做起来社交的倾向,腾讯可就绝不只是现在的几十亿砸在微视里了。

但说实话,我觉得抖音做得再好跌伤消肿止痛擦什么药
,想要切进社交也是极难的。因为社交这个事情,完全是跟随新维度走的,只有当非常新的维度出现的时候。比如移动的LBS属性,才能有新的社交产品的机会。

近接近的一波机会是中国版的Snapchat,是利用“图片”维度,但事实证明在国内很难有类似的土壤。

所以,《腾讯没有梦想》原文结尾说百度在反思,并警告腾讯这样下去,小心未来也要反思。我觉得不对,百度反思,是要反思为什么没有看透移动互联的变化,没有抓住技术革新带来的新机会,而给了头条可乘之机。

但是,现在的市场,缺的就是技术创新,我认为在未来五年内,都很难有移动互联量级的创新机会,也就不会有新的量级的社交平台出现,所以在这个时候,腾讯的地位洽洽是稳固,不需要担心的。

当然,插一句题外话,如果有一天腾讯不行了,可能是摧枯拉朽的崩塌式毁灭,因为一旦新的平台级硬件/维度出现,就有可能出现社交平台的迁移,而腾讯就可能瞬间失去一切业务的流量基础。

毕竟社交平台的崛起是无规可循的,这也正是腾讯要“用一种科学的管理方式和庞大的资源投入,去应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的原因。

所以这里哪怕“人员冗赘”也是值得,也是必需的。因为社交产品就是这样,只能靠“堆”来大浪淘沙出的赢家。

也所以,虽然头条产品负责人陈林说“如果回首过去几年,砍掉微博和微视是腾讯犯的两个大错”,但其实,腾讯的核心错误只有一个,就是没收掉Whatsapp,别的错误都是量变,Whatsapp这样的社交平台才是质变。

而以上所讲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什么才是腾讯的核心,和腾讯自己清楚自己的梦想这件事的前提下进行的。

那么,基于流量和资本这两个核心能力,腾讯的梦想到底是什么,腾讯未来到底怎么盈利呢老年人便秘小妙招

阿尔法工场曾经写过一篇非常有趣的文章,叫做腾讯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给出的答案是:

腾讯的本质是什么?看待腾讯有四个层次:

1.社交和游戏企业

2.互联平台型企业

3.以流量换股权的金融控股企业

4.收创业税的企业

从1到4越来越不好听,但利润却是越来越厚。腾讯行的是收税之实,名义上却是个社交和游戏企业,所谓社交和游戏,是用来掩盖其收税的本质。

我觉得这就是《腾讯没有梦想》这篇文章从商业逻辑上来说,的问题。腾讯的路径一直非常清晰,梦想也是一样,就是围绕着流量和资本两件事不断地深化走下去。

“资本+流量”其实用一句话说,就是腾讯抓住了整个互联的命脉和入口“社交流量”,然后用资本做起了生态,未来所有生态企业都要不断交税,被收割。

终,腾讯就是一个能用GDP来衡量的税收大户,这就是所谓的“富可敌国”。

当然,《腾讯没有梦想》这篇文章,里面很多观点从腾讯的角度出发都是合理的,而且这个修鞋的女人不知修过多少双鞋子有些是需要警醒的,但也有一些假设推演出来的结论是不那么合理的。

1)腾讯必须要做对每一个决定,要把该砍的不成功的创新业务都砍掉,把未来可能会起来的都留着,哪怕要烧大笔钱也一样。

这里有个对比,大家都觉得美团是家成功的拓展新业务的公司,但其实如王慧文内部信所说:

一个必须提及的另外一面是,与外界看到的成功发展起来的业务相比,其实我们还有更多业务探索不成功被关掉了。

这其中包括早餐外卖、排队机、WiFi等近10个业务,如果说的更远一点,在创办校内之前还曾经有接近10个探索业务失败了。

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们比较小,失败的探索没有被行业关注曝光出来。

所以,不能又批评公司冗赘,又不让公司关闭新业务,更不能要求公司每个决定都无比正确,不可能关的都是该关的,坚持到都是特别有前景的。

2)腾讯要少做投资,多创新,多做自己的主营业务,那是不是说腾讯的发展策略要回到2010年之前,把投资和开放的业务方向回滚?

先不说我们刚才已经说过腾讯的梦想是什么,和未来会怎么赚钱,就单说腾讯的发展策略这件事。

我们好多年前总在讲,海外的创投生态好,创新环境好,为什么?就是因为美国巨头公司喜欢投资和收购小公司,而那时候为什么腾讯被骂?就因为腾讯喜欢抄袭,别人做了腾讯就自己抄一个,所以才有了“如果腾讯也做你的事情怎么办”这个经典问题。

那难道我们现在要让腾讯别投资了,还回到那个年代?

如果是如此的话,那我宁愿腾讯没有所谓的梦想。

2017年,根据Techcrunch统计的数据,全球对外投资名的企业是Google,投资了107家,第二名就是Tencent,投资了72家(实际数量更多)。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如果说这是腾讯变成了投资公司,丧失了梦想,那我希望能有更多大科技公司都没有梦想。

所以,我也不同意腾讯“资本+流量”是过分关注短期ROI的投行思维,我反而觉得这是非常放眼未来的长期战略。

长期来看,只有整个中国互联的创新起来,这个生态才会更好。

<因为他认为那才是他存在的价值p>吴晓波老师的《腾讯传》这本书写得如何见仁见智,但我觉得他的新书《水大性灵闲野向钱疏鱼大》这个名字起的是真好。

公司越大越是如此

水大了,鱼才会大。

秋季鞋男式报价
手摇砂轮机价格
主板纽扣电池价格